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 首页
  • 历史读书
  • 感化院中却意外地培养出了对喇叭的强烈兴趣。和他

感化院中却意外地培养出了对喇叭的强烈兴趣。和他

发布:admin08-14分类: 历史读书

手在水果店收据的背面记下这个位于南池袋的地址,继续等待国王驾到。
手,我下意识地缩了回来,问道:
  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听着浅野对职场的抱怨。想必工作这件事情,只有当你真正融入到环境中,才能发现其中的不完美吧。
  我坐到和昨天一样的位置上,暗暗决定把这里变成书评撰稿人的固定坐席。香绪也在,坐在喷水池前禁止游客进入的绳索边,文库本放在膝盖上。自己在看书的时候,身旁有人在看不同的书籍,总会让人有点坐立难安。我开始集中精神看书。故事里的黑人少年十二岁那年因涉嫌贩毒而被捕,在感化院中却意外地培养出了对喇叭的强烈兴趣。和他一个房间的少年们,大都是因强奸、盗窃、故意伤害或杀人等罪行被收容的。他们像一群头脑简单的野兽,互相“媲美”着强壮的肢体和凶残的性格,并且无知地引以为傲。虽然同样生活在贫困之地,我还是不禁庆幸自己生活在日本而不是美国。
  无法安的新歌。又高又白的喷水直冲天际,几乎快要碰到三楼的天花板。香绪一跃而起说:
  显得有些阴郁的死胡同两侧,密密麻麻地排满了一间一间小酒店,各自摆出像萤火虫的屁股发出的微弱光线般的招牌。至于招牌以紫色跟蓝色居多的原因,或许是源自非法特种营业经营者心中的一股愧疚感。这里面夹着许多让好色之徒欲罢不能的外带酒店。几名手持优惠券的女子站在街头,一个比一个穿得暴露,好像在比赛谁最不怕冷。
  现场指挥是大贯警部,他从尸体躺着的地方笔直地仰望上空,猜测她是从哪儿摔下来的。只有“天神大厦”是十二层楼的公共住宅。从尸体的伤势可以推断:她就是从这幢高楼上坠落的。 
  现在,用巧妙手段攫取了一亿六千万日元的冢本和富枝两人,可能正手拉着手快乐地逍遥法外,也许是逃往国外了。一个月来,半次郎一直蒙在鼓里,他还以为天下太平了呢。冢本和富枝有一个月的时间用于逃跑,这当然是非常足够的了。一种绝望的想法从半次郎心底里升起。 
  现在她又怒气冲天了。路边一个坐在护栏上的俄罗斯女子,一见到我立刻挺直了腰杆。她穿着牛仔布材质的连身洋装,短到不能再短。身高很高,膝盖以下的部位非常修长漂亮。但她马上就发现了我身后的广子,然后收起笑脸,表情僵硬地坐回冻得像冰的铁棒上。不知道为什么,在池袋,来自亚洲的风尘女子都会专属于某间酒店;而俄罗斯、保加利亚、哥伦比亚这些国家的淘金女,却总是在街头拉客。我转过头向这位俄罗斯女子的同行说道:
  现在正好了却一大心事,本山正在考虑无论如何得离开那所公寓的时候,火灾发生了,它处理掉了不必要的东西,大大地省却了搬场的麻烦。然而头脑发胀的富枝并不理解本山的算计。 
  相貌堂堂的男子露出英俊却又让人难以琢磨的笑容。
  相貌堂堂同时也威风凛凛的街友领导者从长凳上站起来迎接我们。
  香绪的脸色沉了下来。喷水变成了一片蒙雾。蓝色的雾壁高高耸立,几乎与人同高。
  香绪的双眼一下子泛红了,泪水在眼眶里形成荡漾的光圈,挣扎不住般溢了出来。我像面对着一个瓷娃娃,嗓音变得比价值二十万的意大利制皮衣还要柔软:
  香绪的小拳头紧紧地握着膝盖,不住地掉泪。国王蹲了下来,单膝跪在她旁边。猴子则一脸愠气地把目光转向了另一处,我可以感觉到他那因怒气而变得不谐调的呼吸。我在Alba前的“31冰淇淋”买了薄荷巧克力加草莓的双球冰淇淋,交到香绪手里。我们离开边哭边舔着冰淇淋的香绪,在舞台边的阶梯坐下。
  香绪的眼睛还是直盯着喷水,好像她是个旁观者,在讲着别人的故事:
  香绪的眼神一亮。不过很快又把头转向一边,撅起了嘴:
  香绪还是静静地坐在舞台边的台阶上,眼睛盯着的却是变化多端的喷水。她看到我,就立即把脸转向了别处。我的目光避开香绪,慢慢地靠过去,然后在她旁边坐下。
  香绪毫不在意地回答:
  香绪昏昏沉沉地点了点头。我提议道:
  香绪将小手扶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歪着头问我:
  香绪叫我不准看她的信,所以我没有看。我只要一写长的句子就会慌神,所以我长话短说。真的很谢谢你!香绪和我都很感激。
  香绪愣愣地盯着前方说:
  香绪立即抬起了头,环视我们三个人。视线越过我和猴子,最后落到了崇仔那里。就算只有十一岁,女人就是女人。
  香绪母亲愣愣地盯着我,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
  香绪使劲摇着脑袋,放声大哭。她似乎总算得到了慰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