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声音在房里轰响。“谁也不会相信

发布:admin09-03分类: 生活旅行

“我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并且仍可以时不时的有一个男人。”卡里告诉她。“也许你没听说过,单身有时候确实也要来点性生活。你怎么样?你还是像尼姑一样过日子?上床睡觉时枕头下面压着乔的照片?” 
员。当这家人在电视上看到你时,他们要求我们起诉。我们会把这件事调查得水落石出,雷切尔。不要绝望,现在我们会让卡明斯为他犯下的不同的罪恶上不同的法庭。我们会死死地盯住这帮狗杂种。” 
  “我们决定明天早晨控告卡明斯强奸未遂。两小时之前我在医院安排了这件事。法官同意在他的病房里提审他。” 
  “我们了解拉特索的底细吗?” 
  “我们没有理由扣留他。”汤森说。“这辆车行驶正常,牌照未过期,轮胎看上去还行。他可能有违章行为,但是如果我们不能扣住他就不可能敲他。” 
  “我们能住下的。”卡里笑眯眯地告诉她。“现在你妈妈只是租房子住,如果我们凑凑我们的积蓄,也许我们可以买一幢足够我们住的大房子。” 
  “我们现在就去。”母亲说,脸上一副丧魂落魄的样子。“等在这儿,我去拿皮夹。” 
  “我们现在面对着另一个难办的局面。”阿特沃特说话时脸上一副为难的表情。“别的警官如果不愿意证明你所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你的话与他们说的话就不一致。这个问题很棘手,你能肯定自己会胜诉吗?” 
  “我们需要他们出示书面证明。”他说。“我们将借用这间检查室。我带来了我那架宝丽来照相机。” 
  “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他说着挥了挥手叫助手抬担架过来。“别的警官告诉我们说,你为了让他醒过来已经试了二十多分钟。” 
  “我们有关武器的控告没有成立,让这杂种溜掉了。”汤森说道。他的声音因紧张而急促起来。“因为你的证词,他们所能给他判的罪只是两起酒后开车的轻罪。” 
  “我们遇见时乔在上大学。我在高中毕业班。我一眼看到他就被他迷住了。我从来不愿意他离开我,甚至到最后发生了那些可怕的事情,我还是想和他在一起。” 
  “我们在这里不是讨论谁先到场的。”米勒说,他意识到了屋里的紧张气氛。“我们越早把事情陈述清楚,就可以越早回家。格兰特,你到达那里时正在发生什么事?” 
  “我们怎么才能把车门打开?”她问,两臂交叉在胸前。“要是我们不赶快想法子,引擎就要烧起来了。” 
  “我们只是想要这个女孩。”这声音说。“我们不想有任何人流血,理查森。”雷切尔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这个人压低着嗓子在咕咕哝哝地骂娘。窗外的声音嗡嗡叫个不停,这是警官们在劝说这个人。她的眼皮在抖动接着就闭上了眼睛。当她醒来时,这个人在给她松绑。他将雷切尔置于胸前,手枪对着她的头部,把她往门口推。“我出来了。”他叫。“谁要敢靠近我,我就杀了这女孩。”这个人把门猛地踢开,雷切尔感到一阵冷气迎面扑来。现在已是夜晚,警官们手持电筒将光束对着旅馆的门照来。她只能看到一圈白光,白光后面像墨一样的漆黑。这人一只手箍着她的腰,她的双脚荡在空中,头顶擦着他的下巴。她感到手枪坚硬的金属枪管对着她的太阳穴。这人的手就像一条大蟒蛇压迫着她的内脏。雷切尔的身子僵直着,她不能一丝不挂地走出去。这个人也很害怕,她可以从背后感到他心脏的跳动。她将纤细的身子往旁边一扭,挣脱了他的手臂,摔倒在地上。一声剧烈的枪声在她耳边响起,这个人随即倒在了她的旁边。 
  “我们准备付你一大笔钱。”这个男人大叫着挥舞一张类似契约的纸片。 
  “我明白。”卡里说着便拉住了她的手臂使她不能逃走。“我是雷切尔的姐姐,卡里·林德霍斯特。她不能前来因为警察正盯着她。请你告诉我有关格兰特·卡明斯的事情。” 
  “我明白了。”阿特沃特说完冲着特雷西莞尔一笑。她有许多特征酷似她的母亲,思维同样地敏捷。他看懂了她眼里的意思。 
  “我明白了。”卡里说着站起身和他一起向门口走去。“我清楚地知道吉米·杨森是一个又高又胖的人。” 
  “我明白了。”特雷西说道。“我知道有人应该揭发那些警察的卑鄙行为。我仅仅不明白为什么必须是我的母亲站出来揭发。” 
  “我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雷切尔坚持说,声音听起来很有把握。“我没有脑震荡,只是擦破了头皮。我一点也没受到影响。当那男孩对格兰特开枪时,我正看着他。汤森看到了格兰特干的事。他只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友谊而不愿意承认罢了。说不定他们都看到了。甚至拉特索也变成了野兽。残酷会互相影响的。如果你问我,那我说格兰特·卡明斯就是源头。我猜想这些人以为既然格兰特能把人家狠狠揍一顿,他们也能。” 
  “我母亲不让警察问我。但是当他们问我时,我必须告诉他们我怎么回家的。” 
  “我能看看那份报告吗?”卡里说,她的腿在桌下碰了碰坐在对面的阿特沃特的腿。他们俩默不作声,但是当她抬起头时他微微一笑。 
  “我能向你询问一些事吗?”阿特沃特说。“这是从我们在自助餐厅谈话以来我一直很好奇的事情。你对我说过,全亏了拉里·迪安警长,你才会再次说出话来。不过你没告诉我他是怎样说服你的。你那时已经有一年没有说话了,他必定说了什么很惊人的话。” 
  “我宁愿生不愿去死。”特雷西的眼睛迸发出愤怒的火花。“此外,发生在爸爸身上的事情真让人难以相信。我在场,不记得了?” 
  “我妻子是个病理上的说谎者。”他说着在躺椅上直了直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