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眼了,因为我当初学车时偷懒,

发布:admin08-18分类: 学习工具

  我扫视了客厅周围,一面回想昏倒前恐怖的情景;那个“恶魔”眼睛所发出的小红光一定有什么古怪,要不,
 
我怎么会突然晕了过去?是催眠的作用吗?的确很有可能,但是……有这个必要吗?那“恶魔”可以轻而易举地将
 
我撕成八块,不,八百块,为什么要那么费事把我迷昏,还……还把我放在沙发上(我是滚下楼梯,但不可能一路滚
 
到沙发上)?
  我傻眼了,因为我当初学车时偷懒,学的是最简单的自排,现在可好,完全派不上用场,只能干瞪眼。  「
 
你会开车吗?」我问。
  我上排牙齿紧紧咬住下嘴唇,双手从太阳穴一路刮到脖子,大量的肾上腺素在体内滚烫翻腾着。
  我舍不得他们。
  我伸出手指放在 Jim 小妹的鼻子上,好险还有呼吸,若是不小心跟萝莉如何如何都还有死命道歉的余地,若是
 
不小心死了个萝莉难道我要游泳逃回台湾?  我戒慎恐惧叫醒身边睡到缩成一团的 Jim 小妹,她揉揉眼睛不住地
 
跟我道歉,指着地上的香吉士,再指着自己的脚。
  我深呼吸,调节着情绪,但一种很畸形的恐惧正凝结在门的另一面,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个焦黑到着火的影子
 
正烧烫着门。
  我深呼吸了一大口,选了个离小韩最远的位子坐下,将我在小韩房里所看到的怪异景象说了一遍。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备份钥匙偷偷打开柏彦的房门。他一个小时前去上课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深吸了一口气,趁我全身发烫、来不及思考时,我一个箭步推开了门。
  我失笑。
  我时常在想,一个人写了游记,若首要目的是为了让读者快乐,未免也太不伦不类,我写游记当然得先让自己
 
笑得开怀,开怀到好像真的到过该地一游的那种程度。  另一方面,念了三年东海社会学研究所、当过一年人类
 
学助教的我,也随兴采用人类学与社会学的知识与见解,拼凑出甘比亚部落的信仰体系与仪式进行,期间我未曾考
 
证甘比亚的面积、人口、地理环境、国情、机票钱、航机时程等一个正常人要鬼扯前总会想办法得知的、唾手可得
 
的信息,只是用有底子的知识。
  我拾起令狐顽皮捣蛋的脑袋,装进袋子里,重又仔细绑好。
  我使尽全身荷尔蒙的力量抱紧小韩留下的迷人味道。
  我是交大的学生,大四了,平常可没有数数字的习惯,喜欢看漫画,看电影,当然书还是会念的,成绩还好,
 
人缘也不赖,有一个在念师院的女友。
  我是说真的。
  我是一个高中生,家里住彰化,因为我已经高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