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都会把这幅画的摹本拿出来,

发布:admin09-13分类: 学习工具

汉族大臣杨愔
  我急忙倾耳细听。 
  高归彦:“魏朝时,山崩地震,曾震出两个锐形的黑色石角,极其坚硬,可以用之做矛头。它们作为珍稀之物,一直藏在国家武库之中。一次,我随文宣帝高洋入武库参观把玩,他从中任意选取好东西赏赐从臣。奇怪的是,他选取那两个石角,递给我,对我说:‘你帮常山做事时不会造反,帮长广做事的时候一定造反。造反的时候,可拿此角吓唬人!’当时,我不解其意。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常山’是指从前的常山王高演,就是孝昭帝;至于‘长广’,是指当今圣上,昔日的长广王啊。” 
  闻此言,我并不感到吃惊。北齐大臣都知道,文宣帝高洋虽然淫毒酗酒,但他具有一种特别灵验的先天预言的能力。 
  刽子手开始杀人。他们齐挥大刀,先砍掉高归彦六个儿子的头。 
  族诛,一般都有固定的顺序,真正的犯罪正主儿往往放在最后处决,目的是让他亲眼目睹他家族人头落地的下场,从心理上给予犯人最大的折磨。 
  还好,由于高归彦毕竟属于宗室,他的家人和他本人没有被剐刑处置,只是被痛快地砍头而已。 
  两个兵士把十五个鲜血淋离的头颅,抬到高归彦的面前。有他六个儿子、九个女儿。 
  我朝刽子手示意。 
  一个士兵猛然拉住高归彦的头发往湛,他们都以鲜卑人自居。 
  我身上,确实真真切切流淌着鲜卑的血液。我祖父神武帝高欢的祖母叔孙氏、母亲步大汗氏,都是鲜卑族。我的祖母娄太后,也是鲜卑族。 
  但我内心深处,非常讨厌我的鲜卑身份。我自小受汉儒老师的教诲,遍读儒家典籍。我深知,鲜卑是蛮族。从魏朝皇帝算起,他们不过是暂时占据中原的、没有文化的、狼子野心的异族。 
  就连达官贵人所讲的鲜卑语言,我都非常鄙弃。与纯正的洛阳音相比,鲜卑话是多么愚蠢的啊。那种脑子里共鸣的鼻音,尤其浊混。魏朝的孝文帝改新,强迫鲜卑贵族穿汉服讲华言,大概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吧。 
  在我自己的王府内,我从来不讲鲜卑话。与我真正有真挚友谊的,都是汉人士大夫。我钦慕他们的才学和德行,和他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才是和文明人相处。 
  每每看见我们高家子弟与鲜卑贵官子弟在校场上狼奔豕突,我内心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这些草原上的狼群粗狗,这些原先为魏朝守边的大兵后代,虽然他们现在都是人上人,但在骨子里,他们仍然是野蛮的下等人。 
  我喜欢丹青。画画真是一种超乎寻常的绝妙享受。因此,比我年岁大好多的直阁将军、员外散骑常侍杨子华,成为我的挚交。我们两个人,全然是忘年之交,毫无势利俗情。 
  在我的书房,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他最得意的作品《校书图》。在这幅图卷中,杨子华以他高超绝伦的画技,仔细描画了我二叔文宣帝在天保七年命樊逊和文士高乾和等十一人刊定《五经》诸史的情景。 
  每天早晨,我都会把这幅画的摹本拿出来,焚香净手,展卷细看: 
  多么奇妙的水墨着色啊,多么让人玩味不已的情景。横卷图画中,卷首画一少年侧立,捧经书阅读,神态逼真;接下去,一个学者坐在椅上执笔书写,有侍从二人托纸砚伺候;一人执书卷,身后女侍二人,聚精会神。再往下看,榻上的二人正在书写,一个学者转身与一个抚琴人对话,似乎他们在赏鉴、谈论书写者的隶书水平。这几个画卷主人公的神情,都非常生动,而杨子华在细节方面的描摹,具尽精微,让人慨叹不已。榻后,有女侍二人,面容恭谨。从她们侍立的姿势,能看出她们是刚刚入宫的新宫人。榻侧,还有三个女侍各手持几、琴、壶站立,看似无序啮立,实则有序不紊。似乎她们刚刚轮换了位置,裙裾还在摇曳晃动,顾盼生姿。卷尾处,画有二马,一灰一黑。此外,卷尾所画照看马匹的奚官三人,一人拱手执鞭,二人牵马。他们的相貌,古怪硬朗,明显与汉人有别。 
  如此细劲流动、简易标美的风格,世间只有我们大北齐杨子华能为。作为丹青妙手,他曾画马于皇宫内壁。据传,壁马常常在夜间啮蹄长鸣,伴有阵阵饮水食草之声。他还曾在纸上画龙,飞腾舞爪,气势通天。卷舒画卷时,宫人都说有云萦绕,画龙掉尾将出……每次,我询问杨大人这些传说是否是真,他均笑而不答。 
  我的九叔皇帝高湛非常喜欢他的画,一直命令他在禁中作画。没有诏令,杨大人不得为外人作画。我能和他学习绘画,还是沾了我宗室身份的光。常人也好,贵官也好,皇帝有禁令,对他的画皆不得有所索求。一般人和他切磋画艺,更是痴心妄想。   
  五 骨肉相煎(2)   
  我本人最喜欢杨子华笔下的人物画。相比前人,他所画的人物形神秀润,衣带飘飘,妍质相渗,总给人以要从画中步出的幻觉。他的勾勒,堪比顾恺之的《高古游丝描》,如春蚕吐丝,紧劲连绵,循环入扣。而且,他所画人物,设色浓厚,晕染神妙。展卷观之,高雅飘忽之感,扑面而来,绝对是千古逸品。 
  此外,常常到我王府中做客的,还有一个叫王子冲的棋艺大师。他的围棋行子,超然不群,如有神助。与杨子华一道,王子冲在北齐被人称为“二绝”。 
  世间流传的书画真迹,越来越稀少。南朝的梁武帝末期,大概是太清二年①,南朝遭侯景之乱,精贵书画被焚毁数百函之多。后来,西贼(指西魏)攻破江陵时②,梁元帝萧绎亲自点火,焚毁了书画和典籍二十四万卷。西贼大将军于谨的士兵从煨灰中拾取,仅得四千余件书画。相比之下,我们大北齐的藏画,其实相比南朝更要少得多,绝大多数还是魏朝孝文帝时代所积攒的一部分遗留物。 
  “二绝”高人,一时间都能在我府邸出现。乐曲声中,我们弈棋、吹笛,谈论画技,切磋棋艺。可以想象,我的生活是多么高雅不俗。 
  但是,对于和士开和大人,我还是要巴结的。无他,我就活不了。 
  和大人,乃当今皇上、我九叔的王府旧人,一直受宠非常。前日,其母刘氏去世,从来不哭的九叔皇帝闻而悲惋,泪下沾襟,派遣武卫将军吕芬亲率禁卫军去护丧。吕将军本人受命昼夜服侍和大人,待其成服后方返还皇宫。和大人入宫之日,皇上亲遣人以犊车迎入禁内。相见之时,皇帝亲握其手,怆恻下泣,劝谕良久。我九叔皇帝当然不会允许和大人归家丁忧守丧,他马上下令并其诸弟四人,一同进宫。如此亲重的表示,谁都能见出和大人在皇帝心中的分量。 
  和大人自有和大人的过人之处。我九叔皇帝患有气疾,只要饮酒过度,就会大发作一次。和大人为此常常谏劝,皇帝不以为意。一次,皇帝与群臣宴饮,气疾大发,仍然举杯狂饮。见此状,和大人跪伏于地,潸然泪下,欷歔不能自胜。其情其景,谁也不能怀疑他对皇帝的忠心和虔诚。 
  皇帝感动,声音颤抖地说道:“爱卿此举,乃不言之谏!”此后,为报和大人忠诚,皇帝好久都没有饮酒。 
  当然,和大人不能算得上真正的忠臣。他的言辞容止,极其鄙亵。而且,长久以来,他夜以继日逗留在皇宫内院,与皇上玩乐不休,无复君臣之礼。 
  一次,为皇帝奏琵琶后,我亲耳听到他对皇上慨然说:“自古帝王,尽为灰烬,尧、舜、桀、纣,又有何异!陛下应该珍稀少壮之年,恣意作乐,纵横行之!能得真快乐、大快乐,哪怕就是一日,也快活敌千年!至于国事,交付大臣去办,陛下不要自己操心,伏案勤苦,非帝王所为。” 
  皇帝闻言大悦,连称:“和大人爱惜我!”他下诏,一次就赏和士开千匹锦帛。 
  自此之后,皇帝大小事务,均委任外臣,他自己三四天才视一次朝。每次上朝,只签画几个字而已,根本不和大臣商讨国是。须臾之间,我九叔就罢朝退归后宫玩耍。 
  还有,我们北齐有一个众人皆知的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和大人与胡皇后关系密切,超出一般的密切! 
  胡皇后喜欢握槊的游戏,皇帝就让和士开教胡皇后学习握槊这种棋艺。和士开和大人风流倜傥,相貌堂堂,胡皇后一见倾心。 
  二人之事,举朝皆知。至于我的九叔皇帝心中知道不知道,天才知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