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导支持,什么事都一

发布:admin09-14分类: 学习工具

去的调动报告被人事厅挡了回来。    
    刘安定并没料到事情这么难办,但这事不办不行。想来想去,只有求刘部长了。但刘部长多次说过,他就怕熟人求他办事,他也表示过同感和理解,现在却要求人家,张不开口不说,万一人家推说和人事厅的人不熟悉,婉言谢绝了,以后相处就很难为情了。    
    刘部长最近有事外出,已经多天没来学校了,刘安定想,等刘部长来,找个机会在他面前委婉地提提,探探他的口气再说。    
    这天天黑时接到王德礼的电话,说他在省城,要请省城的几个领导吃饭,要刘安定也来陪陪。刘安定问请的是谁。王德礼说是个副厅长,你不认识。然后王德礼开玩笑说:"教授一来,宴席的规格就提高了一层,我们脸上也有光了,你一定要马上来。"    
    到来,才知道被请的是卫生厅的一个副厅长和几个处长,好像是县里要申请一笔计划生育方面的投资。介绍刘安定时,王德礼说刘安定是全省最有名的教授,农业大学的校长助理。然后又说:"何副厅长的儿子就在你们大学上学,以后还得刘教授多多关照。"    
    刘安定这才明白王德礼为什么要他来。要他来肯定有事要办。刘安定不禁有些担心。如果是他儿子想当个班干部,或者某门课不及格想要个及格成绩,这还好办,如果是其他难办的事,就麻烦了。刘安定不敢多说话,只礼节性地点头应付。    
    吃喝一阵也没提办什么事,刘安定放心了一些。又想,人家是副厅长,如果要办事,也不一定要找他,随便找哪个校长也都得给个面子,即使不找校长,给校医院的院长打个电话,院长也会找校长给人家办妥。真是多虑了。刘安定觉得应该主动关心几句,便问副厅长儿子在哪个系,为什么不让儿子学医。副厅长说:"医我是学够了,苦也吃够了,下辈儿孙也不让学了。我们一毕业就被赶到乡下当赤脚医生,受的那个苦就没法说,半夜有人生孩子,喊一声就得跟人家跑去接生,脏臭不说,半夜走山路几次差点掉下悬崖。好不容易回到省城医院,又是整天给病人化验屎尿,别提有多恶心。学农就好一点,咱们是农业大国,农业人才哪都可用,农业干部就需要一大批人,到时也让他当个县长,就像王县长一样牛皮牛皮。"    
    副厅长说过后一阵笑,表明他是在开玩笑。但刘安定觉得这是他的心里话。农业确实是个广阔的天地,学农的到哪个部门都能说得过去,省长也可以要个懂农业的秘书。毕业后让儿子在省厅哪个部门都能混个一官半职。按副厅长的年龄推算,他应该是工农兵学员,很可能是后来搞了行政,干到了副厅长的位置。    
    王德礼却笑了开玩笑说:"我觉得还是学医好,就像你,整天给女人接生,见的东西可不少,哪里像我们,想见都见不上一个。"    
    众人都笑。副厅长说:"你不见就想见,见多了,就觉得特别丑陋,见了就恶心,连老婆都不想沾了,害得你夫妻关系冷淡。"    
    等大家笑过,副厅长又说:"正好今天刘教授来了,就请刘教授给帮个忙,给我那儿子弄个学生干部当当,现在干什么都讲个经历,让他也提前锻炼锻炼。"    
    听口气,好像是顺便要他办这事。如果是这样,那就是王德礼听说人家的儿子在农大,就请了他来巴结副厅长,看副厅长有没有要办的事。好在事不大,刘安定便一口答应下来。    
    副厅长爱开玩笑,气氛就显得活跃。王德礼要申请在西台县建一座妇幼保健医院,副厅长只答应给六十万,王德礼说不够,缠了想多要一点。最后副厅长让了步,说最多给八十万。    
    突然刘安定觉得也应该说说宋小雅调动的事,副厅长结交的人多,看他认识不认识人事厅的人,如果认识,看能不能给说个话。刘安定细说了宋小雅的事。谁知还没听完,王德礼就一副不在乎地说:"根本用不着找人事厅的人,到我们那里空转一下,转成事业单位的干部就行了。"    
    刘安定不明白,王德礼解释说:"让我们县人事局到人才市场去聘你爱人,把你爱人当人才招聘到我们县,让你爱人成为我们县的事业单位的职工,然后从我们县往出调,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宋小雅的人事档案一直在工厂,好些东西没法改。王德礼说:"人事厅只审批盖章,人事档案他们又不看,调档案看档案的是你们学校,只要你们学校同意,什么事都好办,这样的事我比你清楚,一点问题都没有。"    
    刘安定心里不踏实。县人事局空转一下,就有作假的嫌疑,会给人家带来麻烦,在感激王德礼的同时,也说了自己的担心。王德礼说:"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制度是人定的,是人定的人就有办法解决,我们把人转调出去了,从此再和我们没关系了,我们有什么麻烦。麻烦在你们学校,你要把学校这边弄好。"    
    确实也是这样,如果这么办,就得先给朱校长说说,探探朱校长的口气。刘安定不再说什么,一心一意陪着喝酒。    
    第二天一早,刘安定便找朱校长,说了人事厅的规定,也说了王德礼的主意。谁知朱校长说:"人事厅的规定也有问题,怎么能一刀切?还有许多特例么,问题不大,我们用人,我们就有权决定。如果西台县那边不好办,我再和学校人事处说说,反正学校出国不回来的和离职下海的不少,我们都没有除名,编制有的是,我和学校人事处的说说,看能不能有更简单的办法,反正怎么弄人事处的人清楚,让他们办就是了。"    
    原以为事情很复杂,没想到有领导支持,什么事都一下变得很简单,很不是个事。王德礼说得对,规定是人定的,是人定的东西人就有办法对付。仿佛从身上卸下了一座大山,出了校长办公室,刘安定感到浑身一下轻松无比。    
    回到家,刘安定的心情又沉重起来。工作调动办成了,就意味着要分手离婚。毕竟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了,即使是同事,也相处出了感情,更何况两人并没有吵闹,也没有什么矛盾。一种生死离别的感伤又紧攫着他的心。    
    宋小雅仍然打算要过下去,至少没有想到马上要离。昨天洗了被套和床单,今天又把里面的棉花让弹棉花的人翻新成新被套,正在一针一线往上缝被面。刘安定更不知该如何开口对她说。
第八章《所谓教授》三十一(2)
    到客厅里转一圈,觉得不说不行,迟早是要说的,长痛不如短痛,结束了对谁都是解脱。刘安定来到卧室,在宋小雅对面坐下,用平静的口气说:"你调动的事很快就能办好,我和朱校长说了,他同意让你到机关搞行政,具体单位我负责给你落实。"    
    宋小雅脸上并没有看到一丝惊喜,连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刘安定以为她在等待他往下说,正要开口,她却突然问:"你是不是说调动一成,马上离婚。"    
    正是这个意思,以前说过的。但刘安定此时却不敢说是,当然也不能说不是,只动作不大地点了点头。    
    宋小雅停下手里的活儿,好像一下呆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刘安定知道这件事对她的打击不小。可怜的女人,为什么想不通,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刘安定叹一声,又觉得一会儿她反应过来,肯定有一场哭骂,也许这回的哭骂将不同一般。刘安定有点心虚,急忙起身,无声地走了出去。    
    在客厅里呆站一阵,感觉宋小雅仍然那样坐着。刘安定不禁又恼火起来。这样的牛皮灯笼,说明不明说暗不暗,说精明不精明说愚笨又不愚笨,真让人没有办法。岳母许慧说过她负责劝小雅,看来只能请岳母出面来劝说了。    
    与其见了心烦,还不如躲开清净。刘安定来到门外,感觉也没处可去。真有点无家可归的味道。刘安定有点悲伤,他心一横,觉得不如干脆闹分居,这一阵就在何秋思那里住。    
    正是做午饭的时间,何秋思却躺下休息。问为什么不吃饭,何秋思笑了说:"我已经吃过了,是昨天下午的剩饭。"    
    一个人的日子也太简单,也太孤单。刘安定在床上坐下,说:"我怎么觉得你的日子过的太轻松,太轻松了神仙会忌妒,这回我来不走了,给你添点麻烦,也让我快活几天。"    
    何秋思往床的一边挪一挪,给刘安定留出位置,然后说:"我看你也离不开她,离开了你也不快活。"    
    刘安定说了宋小雅调动的事。    
    何秋思表面不动声色,可以看出内心很高兴,说终于有点动静了。然后笑了说:"你现在可真成了官才和人才了,办什么事都能得到组织的帮助。我们老百姓就难了,能办的他都想法给你拖着,更别说不能办的了。"    
    这一点刘安定早感受到了,他觉得当官也就这点好。刘安定抚摸了她说:"把她的事办完,我就一心一意办你的事。"    
    何秋思问宋小雅是什么态度。刘安定觉得不能告诉她真相,告诉了她也帮不上忙,只能让她多增加一份担心。有多少难题还是我一个人来解决吧。刘安定说:"还没有告诉她,等调成了再说。"    
    刘安定说他还没吃饭,何秋思便从冰箱里找出一盒饼干。何秋思也拿了一块边吃边说:"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商量,但觉得还不到时候,今天我想和你说说。我妈已经退休了,我爸明年也退,他们觉得省城生活方便,医疗条件也好,他们的意思是想在这里买套房子,然后在这里生活。我想过了,我现在住的房子太小不说,结构也太老,客厅厨房太小,卫生间只有个蹲坑,洗漱都没有办法。如果咱们结婚,这房子不装修不行,装修又太小,再说也委屈你这位领导,住几年又得搬,不合算。反正我父母来了需要咱们侍候,咱们不如一次到位,就在附近买一套复式结构的,面积一百七八十平方米,楼上我们住,楼下爸妈住,既能互相照顾,又互不干扰,爹妈也能帮我们做些家务,你说怎么样。"    
    刘安定觉得有点突然,也没想到何秋思想了这么远,把以后的事都想到了,相比之下自己好像还准备不足。她的爸妈前一阵来过,是他开了车接来的。她爸妈的身体很好,看着还很年轻,如果在乡下,还能算个壮劳力。住在一起当然是好事,但买这么大的房钱从哪里来,也许何秋思已有考虑。刘安定说:"我从乡下的大家庭出来,一直觉得人多了住在一起热闹,和你父母住一起我当然享福,家务事不用我干,还多了两个亲人,只是买这么大的房钱够不够。"    
    何秋思说:"现在的房子更新很快,买小的过几年又得买,一辈子得折腾房子。我父母存了七八万块,我们再出个几万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