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你真这样想?你不是开玩笑吧

发布:admin09-14分类: 学习工具

精致了许多,满眼都是,又都是那么漂亮。小学时学过琳琅满目这个词,老师做了许多比喻,说商店里摆了好多好多漂亮珍贵的东西,那就是琳琅满目,可他就是没有感性认识,今天突然一下有了。见何秋思看着他笑,刘安定觉得有点失态,便低了头跟着她走。    
    来到卖羊绒衫专柜区,何秋思要给刘安定买一件羊绒衫。刘安定看看,确实好,想给何秋思买一件,看价钱,好点的都在一千块以上。刘安定便不敢做声。何秋思要给他买一件,他坚持不要。何秋思又笑,说:"你以为你挣的钱多,你算算吧,你一月的工资能买几件这样的衣服。"    
    刘安定说:"行了,你也不用教导我了,钱是什么我知道了,但你也想想,一千块钱,我可以买五六件棉大衣,穿了比这还暖和。"    
    何秋思有点吃惊地说:"你真这样想?你不是开玩笑吧,你又不是大街上卖糖葫芦的,要穿棉大衣,亏你还是教授,亏你还说得出口。你看看你这身穿扮,和一个乡村会计有什么差别,手工织的毛衣,又粗又硬,还是红色的,你那老婆也够水平,她也早该下岗了。"    
    刘安定猛然意识到何秋思也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单纯,和宋小雅比,宋小雅安静安分,何秋思既不安静,也不安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要求。刘安定不禁一阵感慨。人真是个怪物,人爱人更是说不清,爱上一个人,明知她有缺点,明知会有麻烦,但仍然要爱,仍然要往里面钻,理智仍然不能战胜感情。他想,如果现在何秋思让他死,他也说不定会为她殉情。    
    何秋思决定了要买件羊绒衫,刘安定坚持要给何秋思买。售货小姐看出两人是情人关系,便在一旁挤眉弄眼看热闹。何秋思说:"再不要争了,我今天一定要给你买,让你穿在身上,时刻明白一下钱的好处。"    
    刘安定说:"我已经早明白了,但衣服还是给你买,因为我明白了钱的好处,就会挣了钱再买,若挣不来钱,正好以穿破衣服来惩罚自己。"    
    何秋思坚持说自己的衣服很好,用不着再买,而他的衣服让她丢脸,最后还是给刘安定买了一件。
第八章《所谓教授》三十二(1)
    宋义仁打来电话,说他病了,在省肿瘤医院住院,要刘安定来一趟。    
    刘安定感到很突然,想细问,岳父已经挂了电话。    
    在西台那边住了几天,回来又忙学校的工作,岳父什么时候病了住院都不知道。刘安定放下手里的工作,急急忙忙往医院赶。    
    岳母和宋小雅都在医院,看来不是小病,再想想肿瘤医院这个名字,就让人感到情况不妙。看着一脸庄重的岳父,刘安定想问又不敢问。岳父却开了口,他要别人出去,要和刘安定单独谈谈。    
    从岳父的外表虽然看不出有什么病,但可以看出岳父的内心是沉重的。因为住的是小病房,整个病房还算干净整齐。岳父坐在病床上,示意刘安定坐下,刘安定便在小凳子上坐了。    
    要开口时,岳父的眼圈红了。他努力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说:"我这一阵老感到胃不舒服,前几天来看了一下,也做了活检,今天结果出来了,是胃癌,让住院治疗。我知道我可能活到头了,死也没什么可怕,但想想还是有很多牵挂。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雅,放心不下你们两个人的事,想在活的时候看到个结果。面对一个将死的人,我想听听你心里的话。你知道,我当然希望你们能和和美美地过下去,但我也清楚,爱情决不是勉强的东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一点都不爱小雅了,是不是觉得她很讨厌。如果是这样,你给我点个头,我去劝她早点分手,你们两个都早点解脱,我也想看到小雅新的生活。如果你还对她有一点爱,或者觉得不离也可以过,你也给我点个头,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重归于好,再好好过日子。"    
    岳父已经泪流满面,刘安定也鼻子发酸。面对此时的岳父加恩师,刘安定当然不能说不,但也无法答应。岳父当然不知道他和何秋思的感情,更不知道已经在计划结婚,这些更无法告诉岳父。望着一脸期待的岳父,刘安定说:"爸,你的病肯定没有事,你先安心治病,我和小雅的事,我先和她商量商量,听听她的意见再说。"    
    宋义仁摇摇头说:"你直接回答我,我想知道你心里怎么想。"    
    刘安定说:"她现在对我也意见很大,我感觉她也想和我离。但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把她的工作安排好了,即使真的离了,我会更加热心地照顾她,决不会让她有任何困难。"    
    岳父不再说什么,然后闭了眼靠在被子上躺了。刘安定看着岳父呆坐一阵,见岳父既不睁眼,也不说话。刘安定便悄悄起身,走出病房。    
    刘安定来到护士室,要求看看病历。护士先不同意,在刘安定的一再请求下,护士才勉强同意,只准他快快看一看。    
    几个重要的检验化验结果都明确地写明是占位性癌肿,肿块面积也不小。刘安定的眼泪模糊了双眼。    
    这样的事实让人无法接受,命运为什么如此要和岳父作对。"文革"期间,因为出身地主,高傲而很有抱负的岳父不得不隐其锋芒沉默示弱,"文革"后的岳父拼命工作,终于有了点成绩,但终逃不了吃苦受累的命运:婚姻风波,飘飘吸毒,这一连串变故如飞扬的皮鞭,催他拼命奋蹄向前,使他身心疲惫,终于有了今日。    
    合上病历,呆站一阵,刘安定回到病房。    
    岳母和宋小雅都回到了病房。岳母知道刘安定去看病历了,便用征询的目光看着他,好像要刘安定说些什么。是呀,现在他已经成了这个家的主心骨,得拿个主意才行。刘安定示意一下岳母,便往外走。    
    岳父说:"不用出去说,所有的检查结果我都看了,我什么都知道,有话就在这里说吧。"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